象山人工智能 中医

  “视觉芯片关键要解决运行效率和处理3D影像这两个问题。以往视觉芯片处理信号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因运算量太大导致处理信息速度低,以及摄取的照片是把三维世界‘压缩’成二维影像,在一张平面上已分不清物体距离远近、立体空间形状、空间位置等,而人眼可把这个还原。”谭茗洲表示。   记者了解到,新型人工智能视觉系统芯片,是将高速CMOS图像传感器、并行信号处理单元和输出电路集成于单一芯片内,实现实时视觉芯片系统。将不同功能的技术集成在一个芯片上有很多优势,实现图像获取和图像信息处理每秒一千帧的系统速度,可广泛应用于高速图像处理、快速图像识别解释、高速运动目标的实时追踪等领域。   谭茗洲指出:“目前,中科院设计的新型视觉系统芯片理念非常先进,仿照人类视网膜神经元机制设计,感光对信号的处理方式,拣取有用的信号进行处理,极大地减少了运算的体量。”

  这些问题我们都能想到,也能给各位一份满意的答卷。   优势一、不用开发,运营成本低   冠推人工智能名片的小程序从切入电商点来说,这对任何企业或任何人来说,建设成本微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想要拥有自己的人工智能名片,企业只需要一个认证的小程序和微信公众号,在经过一系列的操作授权,便可以拥有自己的智能名片。搭建和运营成本几乎为零,官网和商城内置丰富的模块,无需太多专业知识,普通的员工,无需对员工的培训,也能成功搭建。

  其二,将司法适用/使用问题作为人工智能法学的“元问题”,“AI乐观主义+法律工具主义”盛行,从而不甄别真风险真挑战、陷于表象式研究氛围。当前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一是推进司法人工智能以提升“智慧司法”乃至“智慧法治”,克服人类裁判思维的片面与恣意;二是探究人工智能对传统法律权利义务的挑战,最终落脚于人工智能的司法处遇如“人工智能创生成内容”的著作权保护、自动驾驶致人损伤的刑事责任等。如果将研究对象限定在弱人工智能,则不仅AI的作用有限,而且它对法律体系的挑战也十分微弱,以人类为中心的现有法制系统仍具有顽强的适应力;如果将研究对象拓展至强人工智能,则不仅完全跨越了时代,而且忽视了一系列尚未深入讨论的前提性问题。   如前所述,当前的“司法人工智能”只是提高司法工作效率的便利工具,如语音输入取代书记员电脑打字记录、裁判文书上网以及自动识别搜索等,这种变化与书记员告别古老的手写记录没有实质区别,其他应用如海量判例筛选、辅助量刑规范化、电子取证技术等至多属于增强同案同判等人类司法智慧的AI。“司法人工智能”这一现代科技的使用还面临很多难题,若不对此加以重视而盲目上马各种“智慧司法项目”,最终也只沦为一场“司法秀”。例如,当前中国的司法公开指数虽然有提升,但远未能构成真正大数据,大量司法文书没有公开或没有及时公开、案外因素或规范外因素对司法结果依旧产生隐形决定力,数据的不完整、不真实直接影响各种“司法人工智能系统”的效用。又如,司法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凸显程序正义,而人工智能的“算法黑箱”将加剧人们对裁判过程不透明的怀疑,这使得那些致力于摒弃人类法官弱点的智慧软件系统变得苍白无益。更重要的是,当前的人工智能法学研究者几乎都不是计算机科学专家,各种软件系统的研发也依赖于法律人与专业技术人员、技术公司的合作。当我们质疑人类恣意时,也更有理由怀疑这些系统研发者会借着算法黑箱写入法学家的偏见、科学家的武断、企业的经济利益等,它们仍无法摆脱商业、政治、强势价值观等力量操控,这种“算法歧视”已经在多种领域出现,使得人们对这种由于尖端技术导致的不公正性的救济难度将直线上升。因此,当前司法人工智能实际仍停留在“为何要用”的原始阶段,当类似元问题没有得到充分讨论而径直将其乐观地投入司法使用,那么所谓的智慧司法将会引出更多棘手的法治难题,对于“法律AI”大可不必亦不能急于求成。

  在黑白棋中有一条特殊规则:玩家每次落子都必须能吃掉至少一个对方棋子,直到无子可落,因此每次落子相当于进行一次 " 扩张 "。   因为规则鲜明,所以让最强 AI 变为最弱 AI 只需要人们修改背后的规则。因此也有玩家表示,一个装傻的 AI 比一个聪明的 AI 更让人害怕。既然 " 最弱 AI" 能让玩家把棋子下到对自己最有利的地方,无论你使出何种把戏都会发现是 AI 在玩你和棋而不是你和 AI 在下棋。   8月1日,以AlphaGo打败围棋世界冠军的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公布了一项医疗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他们在最新一期《自然》杂志发表论文称,由公司参与研发的人工智能系统可以用来预测病情恶化,提前48小时预测急性肾损伤(AKI)的发生。

  “问题意识”是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提出正确的问题是任何研究过程的开端,如果没有针对真实的问题进行讨论,即使论述再精妙、方法再多样、观点再前卫、著述再等身,都只是徒有一身浮华的外表,根本不具有任何实际意义。当前法学研究中,应特别注意甄别“伪问题”。尤其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人工智能领域,问题意识更具有欺瞒性,一些法学家似乎总能够发现连科学家都难以察觉的“宇宙级难题”,可静心观察就会发现不少问题的讨论意义仅仅在于占领了更多期刊版面而已,所谓的理论创新可能只是一场空欢喜。   其一,不断制造、跟风、放大“假问题”,导致法学研究误以人工智能发展中的夸张、炒作、娱乐为前提。我国人工智能法学研究主要始于学者们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各种忧患意识: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不可限量,必然会出现具有自我意志的(超)强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甚至可能会取代人类、机器算法会取代人类法律;人工智能引发的风险足以产生毁灭性打击,因而主张法律甚至刑法积极应对和规制人工给之智能的发展,等等。这种“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精神确实让人感佩,可这些忧虑只是依靠无数假想拼凑起来的幻影,只是在用别人的“噱头”吓唬自己。   例如,世界上第一个获得公民资格的表情机器人索菲亚(Sophia),在2017年10月被沙特阿拉伯授予公民身份之后,尤其它曾在与设计者汉森(David Hanson)的对话中冒出一句“我想毁灭人类”,法学家们开始变得躁动不安。不少学者将索菲亚的公民身份作为一种AI技术发展的国家制度回应,视之为AI挑战现行法律体系的范例以及检验某个法律人格理论是否合格的试金石,认为法律若不承认机器人的法律主体地位就不能满足这种社会现实。然而,索菲亚早已遭到包括人工智能科学家在内的各方观察者的极大怀疑:“索菲亚之于AI,就像变戏法的之于真正的魔法,我们把它称作‘AI崇拜’‘假冒AI’或者‘远程操控AI’可能比较好。”所谓具有公民身份的索菲亚不过是一个公关噱头而已,而不是人性、尊严或人格的展现。“‘女性’属性的索菲亚究竟能享有哪些权利,还真不好说。因为在事发地点沙特,女性连单独驾驶权都未得到法律认可。”对于这样一个女性只配拥有有限权利的国家来说,索菲亚更像是一个营销玩物。这种以国家权力为支撑的机器人营销策略淡化了沙特在妇女权利方面的不光彩记录,其实索菲亚主要的新颖性在于身体和面部表情,而不是它的会话方式、主体认知或智能程度,“当以真实的人类互动标准来衡量时,它便仓皇失措、‘智商不在线’”。其实,类似于索菲亚的人形机器人在世界范围内还有很多,它们之所以不被人们津津乐道,是因为它们的包装实力不及索菲亚。AI技术的拥护者李开复曾公开评论,索菲亚“丝毫没有人性、人的理解、爱心、创造力。授予这样一台只会模式识别的机器‘公民’,是对人类最大的羞辱和误导。一个国家用这种哗众取宠的方式来推进人工智能科研,只会适得其反”。既然人们对于索菲亚之于人工智能发展的意义远没有形成共识,我们更没有必要放大索菲亚等类似机器人对现有法律体系的影响,索菲亚的所谓“公民身份”是国家、企业、新闻媒体等各方利益的联合演出,它既与沙特本国的法制传统相龃龉,也受到了AI专业科学家的批评。因此,法学家完全没有必要从索菲亚那里获得什么问题意识,也不必为它的公民身份感到欣喜或恐慌,由索菲亚引出的人工智能法律人格问题是个彻底的伪问题,没有任何法制建构和法学研究上的借鉴性;那些经由公民机器人的诞生而产生的将索菲亚“修坏了会被追究法律责任吗?把‘她’拆解其不等同于谋杀?等问题,正是伪人工智能法学问题的典型代表。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说:博闻强记,曾几何时我们是以信息量和记忆力来衡量一个人聪明与否,因为那时候我们收集资讯需要看百科全书,我们获得资讯很难,但是我们随着资讯的发达,互联网的应用,现在我们就会从收集信息、背诵信息的能力,变成分析信息以及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所以,不用单纯的担心AI对孩子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同样的问题,在电视机、手机、互联网出来的时候也会有很多人在问,我们也改变不了科技的发展进步。科技的进步,让孩子学习的方向改变了,比如说语言,一个人掌握各种不同的语言是非常厉害的,但是可能到5年、10年之后同声翻译都会出来,我们就会从掌握多种语言的能力改变成逻辑思维及表达的能力。   整体而言,人工智能会让我们的教育从技能性变成心智性,因为价值观、习惯、性格、情商、社交、乐观、自信,情感类的东西很难通过人工智能来培养孩子,这是教育行业审视人工智能,怎么样把时间和精力更好的给予儿童未来的成长,最顶层的命题。

  城市大脑作为一个载体,让预测、预警、预防能够在公共安全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城市大脑依托和大数据可视分析技术,赋予公安业务场景决策能力,对公安行业的深度变革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开展"从无到有"的数据挖掘,"从点到面"的研判分析形成案件线索,有效地部署警力,建立快速反应安全防控机制,重拳打击犯罪,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营造平安环境。   城市大脑还借助物联感知技术,对城市低洼地段积水进行实时监测,当暴雨、台风等恶劣天气来临时,起到及时预警、提前采取措施的作用。

  陶大程2015年荣获澳大利亚尤利卡(Eureka)奖(该奖是澳大利亚最综合的国家级科研大奖,号称是澳洲的科学界的奥斯卡)、2017年荣获澳大利亚基金委桂冠教授、2018年5月,陶大程以其在人工智能领域,包括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及相关应用方面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入选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2018年荣获IEEE ICDM研究贡献奖(该奖项是全球数据挖掘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之一,专门颁发给在这一领域拥有深远影响力的学术成就与贡献的个人或群体)   陶大程长期从事人工智能相关研究工作,非常看好人工智能与人形机器人的结合,认为人形机器人能有效的将感知、学习、推理和行为等技能融为一体,更好的为人类服务。在峰会上,陶大程将带来主题演讲《恰AI少年》,与各位分享AI的应用价值与方向。   (更多重磅嘉宾阵容持续更新中)


  人工智能在怎样改变我们的生活?   工业革命已经极大程度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不久互联网大潮接踵而至,消费者的需求已经在方方面面得到了满足。AI的出现,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方便吗?在合肥讯飞读写总经理钟锟看来,人工智能是增强现有的功能,提高效率,帮忙不添乱。人工智能的优点,在于它能够取代或者帮助人去完成一些非创造性的脑力劳动。“所以一方面大家可能会认为人工智能取代人类,这其实是一个谬论,准确的说是人工智能取代人的非创造性劳动。”钟锟强调到。


  记者了解到,目前基于该技术的产成品已经试用于一些创新企业,比如在工业产品的自动化检测领域完全可以使用视觉系统芯片代替人工检测;在智能监控领域,过去需要将视觉处理芯片装在具有传感器技术的摄像头上,通过把数据结构化、再压缩送到数据中心的复杂方式完成数据传输和计算。   那么,视觉系统芯片如果在未来实现产业化,其市场空间有多大?据推算,2018年,图像传感器的市场规模在150亿美元左右,虽然其中120亿美元发生在智能手机领域,但未来发展比较快的4个领域是安防、国防、汽车、医疗,到2021年将会迎来40亿美元的市场空间,年增长率约10%—20%。   “视觉处理器的需求增长会更快,目前该市场的整体规模(包括硬件、软件、服务)在170亿美元至180亿美元,单从硬件来看也占到约30亿美元。如果视觉系统芯片可以覆盖7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企业在这中间拿到1%的话,其盈利空间就已经很大了。”吴南健指出。


  【来源:cnBeta.COM】   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网信办、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 2019),将于2019年8月29日至31日在上海举办。作为本次全球AI领域盛会的战略合作伙伴,IBM将携领先的技术、产品、解决方案及研究成果,通过参与和产业论坛、举办专场论坛以及专题展览等多种形式,与业内专家及合作伙伴共同聚焦人工智能,探讨AI赋能行业、成就企业商业价值。




人工智能 中医

下一篇:人工智能语言